大兴安岭深处的“00后”消防员:从森林卫士到抗疫战士

大兴安岭深处的“00后”消防员:从森林卫士到抗疫战士  中新网内蒙古大兴安岭6月5日电 题:大兴安岭深处的“00后”消防员:从森林卫士到抗疫战士

  中新网记者 张玮

  “我的家乡在湖北黄冈,2…

大兴安岭深处的“00后”消防员:从森林卫士到抗疫战士

  中新网内蒙古大兴安岭6月5日电 题:大兴安岭深处的“00后”消防员:从森林卫士到抗疫战士

  中新网记者 张玮

  “我的家乡在湖北黄冈,2019年回家过年赶上疫情,回不了部队就做了抗疫志愿者。”5日,记者见到让奇乾森林消防中队指导员点赞的“00后”消防员蔡浩,他的语气平和到与稚嫩的外表不相符。

  蔡浩2016年入伍来到奇乾,年龄不大却是队里的老兵了。让记者诧异的是,他因为喜欢这里的大山,选择留下来。

  内蒙古森林消防总队大兴安岭支队奇乾中队三面环山,一面临水,方圆百里不见人家,独立担负着大兴安岭北部原始林区94.7万公顷森林防护的战略前哨任务,这支消防队伍也被称为“北疆森林卫士”。

  奇乾中队的指战员个个素质过硬,曾被人评价过:“不论啥样的人到了奇乾中队,不出3个月,准会有板有样。”新冠疫情让这个“有板有样”的“00后”验证了这句话。

  2019年末,蔡浩被批准休一个月年假回家和父母团聚过年,没想到湖北暴发新冠疫情,举国抗疫,蔡浩的春节也过得“稀碎”。

  “大年初一,休年假的队友被召回,由于我家是湖北的,暂时待命。”蔡浩回忆道,“这种情况下,我在家也坐不住。村口设了卡站,我就去那里帮忙。”

  作为救援队伍的一名老兵,“有困难就上”“哪里需要哪里‘搬’”好像已经成为蔡浩的“下意识”。疫情一天比一天严重,与领导沟通后,蔡浩背起行囊向“震中”武汉挺进。

  “街上一个人、一辆车都没有,比我们奇乾还要静得可怕。”初到武汉,蔡浩来不及害怕,经过紧急防护培训后,便投身抗疫队伍中,“当时分为城市消防和森林消防两支队伍,城市消防队伍负责医院等一线单位的支援工作,我所在的森林消防队伍则负责外围驰援。”

  “刚开始的工作主要负责为方舱医院的病人搬运给养,给各小区的居民‘投食’。”蔡浩记不得每天要跑多少个小区、车上车下往返多少趟,却清晰地记得一杯水的温暖。

  蔡浩回忆道:“我们每天给居民送生活必需品,也只能到小区门口,那个时候的武汉,看到穿防护服的人就会下意识保持距离,而我们也担心自己会感染病毒传染给他们,只能放下东西就离开。可是有一天,在小区门口值守的工作人员特意找了几个杯子,倒了热水递给我们,这让我很感动、很温暖。”

  从2月底到4月中旬,搬运、“投食”、消毒、照顾治愈出院后还须继续隔离观察的患者、护送医疗队员……蔡浩在武汉“工作”了一个半月后,武汉解封,疫情得到控制。

  由于蔡浩在抗疫一线的突出表现,被批准火线入党。

  现在回想起来,蔡浩说,比起打火,疫情还是会让自己更害怕。“毕竟打火我们是专业的,疫情我们并不了解它,它是不可控的,唯一的办法就是做好防护。”

  而他的这份害怕更多的是担心自己如果被感染了会在不经意间传染给别人。“我们是救人的,不能让自己成为别人的负担。”

  如今,蔡浩在队里跟着师傅学修发电机、烧锅炉,也师从十几年的装甲车老兵学习开装甲车。他说:“我还不想离开这里,等干到中队不要我了再说。”(完)

【编辑:苏亦瑜】